Genius_Sherry

TheNotebook

最喜欢的一篇儿

婷婷婷停:

肖根


AU:恋恋笔记本(为了尽力不ooc略改某些情节)




第一章:


又是一个热死人的夏天啊,shaw边舔着冰淇淋边在游乐园里晃着,但热度再高也无法阻止年轻人狂欢不是么?




“Come on, shaw,一起去玩云霄飞车吧!”


“别说你怕高啊!”


Reese大声地邀呼着




“eh,你什么时候见我怕过啥?不过现在我只想玩个不至于翻掉冰淇淋的项目” shaw边舔着冰淇淋边示意着离他们不远的摩天轮




“no,那个逊毙了,shaw,你的少女心还没湮灭呢?”reese一脸嘲笑地看着shaw




“如果有她在就不逊了,guys” finch一脸痴意地盯着远方那群排队的女孩子们


reese和shaw一脸好奇地随着finch的眼光看去


“看谁呢,finch?”shaw一脸疑惑地问道,眼光却落在了那个有着棕色卷发,身子纤瘦高挑的女孩身上,那女孩不知道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笑得开心极了


“那是Samantha groves,这个暑假来镇上度假,爸爸是城里的房产大亨,她时常在自己家里举行各种各样的party,所有人都爱极了她这个派对女王。”


"听起来倒像是你爱上她了?" shaw冷幽幽地说了一句


"别这么说 Miss shaw,如果你和她交个朋友,你也会发现她是个有趣又充满活力的人。" Finch一脸正经地说道


"如果人家愿意和她交朋友的话" Reese冷不防地补了一刀


"现在是都在质疑我的交友能力了是吧? 看好了,男孩们" Shaw一口把手上的冰淇淋吞进了嘴里,一边把手在大腿两侧抹了抹一边朝眼前排着队的女孩们走去


"咱们也上去打个招呼吧" reese边笑着边和finch跟上了shaw




"Hi ! finch,你也在游乐园呀?" Miss Groves热情地朝finch他们走来,Fusco听见声音也跟了过来


"Yo,神奇小子,在这干嘛呢" Fusco和Reese拍了一下手掌


"只是陪朋友们出来转转,长时间对着电脑,需要点新鲜空气"Finch 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朋友们?Reese我见过,但这一位可爱的小姑娘是谁呢?"Miss Groves说着一脸笑意地打量起shaw


"Sameen shaw,Reese的堂妹,上次去你家的时候她和她爸爸进城了,所以你才没有见过她"


"很高兴见到你,sameen”Miss Groves愉快地伸出了手


"叫我shaw,还有我刚刚吃完冰淇淋,不太想握手" shaw冷冷地答道


"没关系,那么你叫我Root好了"root笑着收回了手


"她刚刚不是抹过她的手了吗,finch?" reese朝finch悄悄地偏偏了头,然而声音却大得所有人都听见了


"闭嘴,reese,小心我拍坏你的脑子" shaw一脸不爽地翻了个白眼


"我倒是乐意看他抱头鼠窜的样子"fusco一脸得意地说道


"所以你们是打算玩摩天轮?"finch默默地调节着气氛


"是啊,朋友们要玩,我就跟着来试试了,希望不会太刺激呢" root回答道


"想瞧瞧怎么玩摩天轮才刺激么?" shaw充满自信地说道


"你有比坐上去更好的玩法?"root疑惑地看着shaw


shaw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睛专注地盯着转动的摩天轮


"shaw,你不会是要——"Reese的话还没说完,shaw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那刚好转到最低点的座椅上,一屁股坐进了一对情侣中间,原本正准备把头靠向男友肩上的女人被shaw吓得立直了上身尖叫起来


"搞什么鬼啊小姐,你这是要害死我们俩吗"男人愤怒地指责道


"嘿,那个女孩,你快下来,一个椅子不能承受三个人的重量!"管理员Bruce朝随着转动的摩天轮渐渐上升的shaw喊道


"给你点建议怂包,下次要泡妞可别表现得像个胆小鬼一样"shaw边说边站起来,一只手抓着前上方的吊杆,另一只手随着她双脚离开椅子悬空后也搭了上来。椅子上的女人一边尖叫一边捂上了双眼,摩天轮下面的人们纷纷因为shaw的悬吊惊呼起来


shaw则一脸轻松地冲着管理员喊道 "这样行了吗,Bruce"


"又是你 shaw,你答应过我不再这么干的!"Bruce冲着shaw大喊


"well,我答应的是再不和reese一起这么干,可没说我一个人不这么干啊"shaw依旧轻松地耍着嘴皮子


"你疯了吗,你会害死你自己的!"椅子上的男人更加激动地冲shaw喊着


"come on,Bruce,把这可爱的圈圈转快些,像你之前为我们做过的那样" 


shaw无视了那个男人,又冲着Bruce喊了一句


"嘿, Bruce,听她的吧,你知道shaw不会罢休的"Reese也笑着从远处冲Bruce喊了喊


"该死的,reese,你们俩兄妹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Bruce狠狠地咬了咬牙,转身跑回操控室内发送广播


"注意注意,由于异常情况,请各位在摩天轮上的游客们不要惊慌,并请抓稳椅子上的扶手,我们将调快摩天轮的速度,以便那位危险的悬吊游客能尽快落地"


"你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做吗?!"Root兴奋地冲Reese喊道,"她竟然能在上面吊这么久!"


“自从她能在吊杆上吊上一小时以后,我们夜里就偷摸着干过好多次这事了,期间被Bruce抓到过几次,上次shaw答应他那是最后一次了”Reese笑了笑  “直到刚才”


“我以为你们早就不干这些冒险的事了,john,你怎么能让你的亲妹妹一次次地冒险呢” Finch一本正经地责怪道


reese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知道的,她是shaw啊”


“yo ho~”shaw发出了兴奋的叫声,紧接着身体随着摩天轮转了大半圈后在众人惊慌的眼神下落了地,root急忙兴奋地蹦上前去


“怎样,这样玩够爽吗?”shaw一脸得意地冲root挑了挑眉


“爽爆了简直,真希望我也能上去试试”Root激动地回答道


“well,你可以试试其他没那么危险的游戏,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刺激事呢”shaw为了眼前这位纤瘦女人的安全着想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那你能带我去玩吗?你说的那些刺激事?”Root一脸期待地追问着


“Maybe someday,现在我得趁Bruce没跟我爸爸告状前先回家了。"


"Bye, root" shaw背对着root懒洋洋地道了个别,朝着reese和finch走去


Reese和Finch也在远处示意性地冲root挥了挥手。


那群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女孩们冲着root围了上来


"你认识刚刚那个女的?" "她怎么能这么疯狂""她是reese的妹妹吗?" "finch怎么能和他们玩在一起?" "她脑子有问题吧,我们还是离她远点吧" 各种声音叽叽喳喳地充斥着root的耳朵,而root的眼神始终盯着那个懒洋洋地把手背在脑后的小个子


"We're going to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Root不由自主地笑了。








傍晚的街道依旧像烤架一样散发着热气,每次看见那疾驰而过的车辆又喷出滚滚的黑烟的时候,shaw就会感到莫名的烦躁


“finch又进城去为他的宝贝电脑增添硬件了?”shaw闷闷地问道


“是啊,怎么,我一直以为在你心里我才是有趣的那一个?”reese无奈地回答道


“当你不拉着我去看什么爱情电影的时候你是的。”shaw翻了个白眼


“偶尔陶冶嘛,再说了你也没别的事干,难道你愿意和你家老头去伐木场干活么?”


“现在我开始觉得那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hey,sameen!!!”root从对面的街道冲着shaw大喊,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要穿过马路来


“hell,no,现在我真后悔我没去伐木场了”shaw低声地和reese埋怨了一下


“别这样shaw,你看人家多热情,你也该多交交女性朋友了"reese打趣道


"hi,root,我们正准备去看电影呢,要不要和我们一起?"reese热情地邀请道


shaw勉强地对root挤出了一个笑容,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reese一顿,但她想一般人也不会随便地接受别人的邀请,root说不定还有别的事呢


"什么?你们也去电影院吗?fusco刚好也约了我去看电影呢,你们看的该不会也是——"


“爱情转角”shaw冷冷地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下好了,她得去看爱情电影,还得和一个才认识了一晚上的人一起。


“wow,太好了,sameen,终于有机会可以和你一起玩了,一开始fusco约我去看电影我还有点不想去呢,可他坚持要带我体验小镇的电影院,现在想想幸好我没有拒绝”root愉快地回应道,丝毫不介意shaw的白眼


“是是是,啰嗦小姐,赶紧去和你的fusco会和吧" shaw边说边朝前电影院走去


"原谅我妹妹,她对谁都是这样的”reese无奈地替shaw解释道


“我觉得她很可爱呢" root的视线依旧停留在shaw身上,一脸笑意地说道






"别走,我的爱人,再也没有转角能让我遇见你了" 幽暗的影院里正回响着女主带着哭腔的声音


然而shaw开始不耐烦地思考reese是不是故意在整她。root从坐在她旁边开始就时不时地趁着电影的狗血情节往她身上贴,而reese和fusco则坐在她俩后边愉快地吃着爆米花,尤其是fusco那‘嘎吱嘎吱’的响声,让无法好好享用爆米花的shaw不耐烦到了极点


“我要去趟厕所”shaw终于忍不住要逃出这个鬼地方了,动作之快甚至都没来得及让root开口


shaw于是带着她的爆米花来到电影院外面,此时的天已经暗了,车水马龙的街上处处都是喧闹声,但shaw仿佛如释重担,开始愉快地在街边吃起了爆米花,接着又到影院售卖处买了一支三球圆筒,美滋滋地吃了起来,这导致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在电影散场前回去,直到root的声音在她背后幽幽地响了起来


“你不喜欢爱情电影吧,sameen”


shaw被吓得站了起来,慌忙地转了个身


“呃......你怎么出来了?电影结束了?"


"对呀,你已经走了半小时了sameen,一个人看电影好无趣呢。john和fusco说要去附近新开的酒吧转转,说是有新来的脱衣女郎"


"什么?他们就直接把你扔在这了?"shaw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和他们说我会和你一起回家,他们就满意地走了"


"我们去外面走走吧,sameen,在影院里呆了好久闷得慌呢"root一脸委屈地请求道


"好吧,就走一会儿,我得赶在我爸爸之前回家"shaw无奈地答应道,要不是觉得自己把root一个人扔在电影院里半小时,她肯定现在就回家。


"太好了,sameen!"root一脸满足地挽起shaw的手臂,轻快地朝街道走去。


shaw对root亲密的举动感到不适,但又不好意思甩开她的手,于是就这么被挽着走到了没有人的街口,正当shaw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时,root开口了


“你似乎只喜欢与你哥哥和finch在一起玩?”


"carter回来的时候会来找我,其他人太没趣了"shaw口直心快地回答道,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呃......你还好,我不是说你,无趣什么的"shaw蹩脚地解释道


"放心,sameen,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我也觉得我的生活过于单调了。" root温柔地回答道


"是么,你不是经常办party?而且你家那么有钱,想吃什么都可以,怎么会单调呢?"


"哈哈,你真可爱sameen,你对吃真是热衷呢。"root开心地笑了


shaw像是被揪到了什么把柄似的,不满地甩开了root的手 “才不是呢”


root急忙跟了上去,“别生气,sameen,我只是开个玩笑。而且我每天的课程满的我都没有食欲。”


shaw撇了撇嘴,“什么课程?”


“钢琴课,舞蹈课,书法课,然后晚饭后,还得抽出点时间看看书本”root皱着眉头说道


“wow,我一直以为你就是那种——"


"哪种?"


"那种无忧无虑只需要顾着玩乐的富家女?"


root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么?"


"不是啊,只是我以为有钱人的生活就是那样"


"那你的生活是怎样的呢,sameen,你之前对我说过的事情,是怎样的呢?"root好奇地追问道


"我之前说的事情?你在说什么?"shaw一脸疑惑


"就是那晚你从摩天轮下来,你告诉我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刺激事?"


"哈哈,你怎么还惦记着那些?" shaw对root的天真好奇感到可笑


"难道那都是你瞎说的么?"root显得有些担忧


shaw停下来站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想好了计划似的把脸转向了root


"你最好不要后悔你的请求"


"try me " root带着笑意挑衅地回应道


shaw迅速拉起root的手跑向了马路中间,面朝着红绿灯在十字路口处躺下


"你在做什么,shaw,你会被车轧到的"root疑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shaw


"reese常常和我来这里躺着,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这样看着红绿灯交换,然后什么也不想"shaw躺在地上,双手交扣着枕在硬绑绑的水泥路上,脸上却是一脸平祥


root看了看四周,抿了抿嘴,紧接着也躺了下来,还时不时地抬起脖子去看看有没有车子开过来


shaw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不自觉地发出了笑声


“你知道你可以放松点的”


“但如果车来了怎么办?”root转头望着shaw


“那么我们就死了呗”shaw一脸平静地回答道


“什么?”root吃惊地笑了笑


“对自己有点信心,root”shaw浅浅地笑了


Root听话地调整了自己的身子,然后也静静地躺在shaw身边


“我喜欢编程”root突然轻轻地说了一句


“哈?”shaw莫名其妙地回了声


“尽管父母给我安排了那么多课程,我想我喜欢的还是编程。每当我对着电脑敲着键盘,我就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有时我甚至觉得电脑比人更容易让我亲近”root平静地说着


“哔 哔————"灯光迅速照上了两人的小脸


“啊!!!——啊!!!——“两人在root持续的尖叫声中仓惶地跑到了路边


"Get out of the street!——"司机的声音远远地飘了过来


"hahhh" " hahhh——"root止不住声地疯狂地大笑着


"说真的,你还要笑多久"shaw带着笑意略显无奈地问道


"这实在太刺激了sameen,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干这么疯狂的事情"root捂着笑痛的腰边笑边说道


"振作点,crazy puffs,还得走回家呢" shaw说着走去搀扶直不起腰的root


"答应我sameen,你明天还得来找我玩。" root耍赖地扯着sameen的手


"不然呢?"


"不然你可能没法赶在你爸爸之前回家了"root嘟起小嘴,一脸惋惜的样子


"算我欠你的,赶紧起来" shaw扶起root继续沿着小街行进着


"你真好,sameen。我觉得我要爱上你了"root甜甜地说着


"是是是,啰嗦小姐。"


两人的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渐渐地消失在了小街的尽头。






Reese开始发现他和shaw的独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root开始每天地往shaw的家里跑,然后shaw就领着root来找他和finch。于是他开始得和finch分享一辆单车了,因为shaw得载着root,而之前shaw是说什么都得让reese载她的。显然root让shaw变得没那么懒了,reese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然而当她们穿过森林来到镇上的小街时,reese总是愤怒地把眼神抛向shaw,因为行人们总好奇地打量着reese和坐在他后边的finch,好像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一样。这时候root和shaw就会开心地大笑起来,shaw更是故意快速地蹬着车子远离他们。


还有每当她俩在街上吃冰淇淋的时候,root总爱故意地把冰淇淋沾到shaw的脸上,然后假装一脸无辜地去舔shaw的脸颊,reese不知道看见多少次root的把戏了,然后有一次他终于忍不住向finch发问


"你不是说她是个充满活力的人?我怎么觉得她有点腹黑呢"


"你在说什么reese,她们俩相处的不是很愉快吗?而且Miss Groves在编程上的某些想法的确让我感到有趣"finch一脸正经地回答道


"你不能因为她和你在电脑上有共鸣就一直帮着她说话吧,你没看到她老是变相地去舔我妹妹的脸么?还有骑车的时候,她也只让shaw载她"


"或许人家只是害怕你而已啦,john,毕竟你不笑的时候还是挺严肃的"finch边说边朝前方走去


"什么?现在是我长相的错了?"reese赶忙掏出手机来对着屏幕照了照,finch则在不远处偷偷地笑了起来




root在shaw翻了无数个白眼之后终于学会了骑单车,正当root骑着单车来到shaw的家门时,她发现shaw正朝着她爸爸朗诵着惠特曼的诗。Root把车子放在树旁,悄悄地朝他们靠近,Lee站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背情诗呢,sweety,希望我没有打搅到你们" root温柔地说道


"你一定是root吧,"Lee笑着说道 “你比shaw说得好看多了.”


Root开心地瞪了下眼睛,嘴角露出弯弯的弧度


“别听他瞎说”shaw说着合上书本,朝屋内走去


“那孩子就是不善于言辞”Lee解释道


“没关系叔叔,我觉得shaw这样挺好的”root笑着回应道


“一起吃个晚饭吗,如果你不介意木头的味道的话”Lee热情地邀请道


“当然不介意,这是我的荣幸”


Root并不知道此刻会和一大桌子的人坐在屋外共享晚餐,那些好客的伐木工人总是热情地邀她喝酒,时不时地还说着shaw小时候干过的调皮事,而shaw则只顾着吃东西,甚至没有抱怨他们的调侃。


饭后Lee从屋子里拿出了些乐器


“come on,dad,你不会是要在这里演奏吧?”shaw问道


“我们得让你的朋友感受一下我们的热情啊,sameen, 一会儿你负责跳舞”


“你还会跳舞?sameen,你怎么从来没和我提过”root惊讶地看着shaw


“那只是上世纪水手们喝酒跳的踢踏舞,也没什么好展示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sameen有多在行这个了”Lee说着搬出了最后一件乐器


“shaw跳得可比我们强多了”一个伐木工人附和道


手风琴伴着手鼓的节奏先响了起来,大家一致地望向了shaw,而此刻shaw还没有要跳的意思,于是Lee先开始踩着节奏开始了踢踏。紧接着笛子和小提琴也加入了演奏,促使整个曲子变得更加欢快,Lee假装跟不上曲子的节奏,示意shaw来代替他跳舞,shaw低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root


“whatever” shaw熟练地踏着节拍,双脚灵活地交替着踢踏,然后快速地移到了Lee的身边和Lee斗舞


演奏的工人兴奋地吹响了几声口哨,root则目不转睛地盯着shaw跳舞,火光将她的脸印得通红,root觉得她的生命从未像现在这么鲜活过。


夜里shaw开着用来装运木材的卡车送root回家


"你今晚跳得很棒,sameen。" root在车轮停在路边后夸赞道


"谢谢夸奖,现在赶紧回家吧。" shaw示意地看向了右边阶梯上紧闭的大门


"我能得到天才舞者的一个吻吗?" Root撒娇地要求道


shaw无奈地在root的脸颊上印上了一吻


“现在好了么?”


“人家要的不是那里,sameen” root得寸进尺地抱怨道


“那你要亲哪里啊,啰嗦小姐” shaw不耐烦地看着root


root一脸坏笑地看着shaw,然后迅速地在shaw的嘴上轻轻啄了一口,满意地跳下了车。


“明天见,sameen。今晚要睡个好觉哦!”Root欢快地说着,然后转身跑上了通向家门的阶梯。


shaw则一脸惊讶地呆在驾驶座上,手还摸着被root啄过的嘴唇,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后,shaw愤怒地踩下了油门。


root竟然就这样夺走了她的初吻,shaw连躺在床上都还在纠结着这件事。


而攀上阶梯的root在试图偷偷摸摸地打开大门时被一旁坐在藤椅上的Greer吓了一大跳


"你最近和那个女的走得挺近啊,root" Greer边看着报纸边说道


"呃,是的,父亲。" Root还在思考Greer有没有看见她在shaw嘴上的一吻


"带她来参加我们家的聚会吧,好让大家都认识认识你的新朋友" Greer 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的,爸爸,没事我先进去了。" Root在心里松了口气,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第二章






第三章:




夏日恋情总是能给人带来忧伤,无论shaw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root的出现和离开早已搅乱了她心中那潭平静的湖水,而另shaw不解的是,她能看见波浪,却始终听不到回响。


Root从来没有给她回过信,是的,从来没有。


shaw不明白自己的信对于root来说是否太迟,因为她曾想过或许这样了断了她们之间的联系对她们彼此都好。她曾试过忘记root,过回只有她和reese还有finch他们一起打闹的日子,然而所有人看她的眼神似乎都像是在同情她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特别是finch,总是刻意地回避着有关root的话题。shaw也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而每当她早上骑车从家里穿过森林来到镇上时,她总会因为车子太轻或者森林里太安静而想起从前坐在后面抱着自己一路叽叽喳喳的root;每当她领了工钱,像往常一样来到商店门口买冰淇淋时,她会在草莓味和牛奶味之间徘徊好久,而在root出现以前,她只爱吃牛奶味的冰淇淋,尽管她现在也是,reese常常不懂shaw为什么总在舔了一口草莓味的冰淇淋以后,又转身把它扔进垃圾桶;shaw再也不愿意在吃完晚饭后跳舞了,甚至也没有去过温莎种植园。shaw就像过去的几年一样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然而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莫名其妙地变味了。直到一天夜里Lee兴冲冲地在屋外喊shaw的名字


"快出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没心情,爸爸" shaw闷闷的声音从屋内飘了出来


"这地上有你的名字,shaw,你快来看看"


shaw百无聊赖地走了出来,


"看,love shaw,这是你自己写的吗?"Lee笑着指着唯一一块没被树皮和木屑盖住的地方


shaw皱了皱眉头,紧接着用脚踢开了旁边的树皮和木屑,love的前边赫然地露出了一个“R”字


"R? 是Reese吗?" Lee疑惑地问道,"你们俩的感情真是越来越好了啊"


shaw翻了一个白眼,一脚把地上的树皮踢回了原处,转身往屋里去了,留着Lee一脸疑惑的呆在原地,他最近越来越不清楚shaw的心思了


"嘿,shaw,不开心的时候要说出来,不想说,写也可以啊" Lee冲着shaw的背影大喊


"知道了,爸爸" shaw懒懒地回答道


Shaw睁大了双眼,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她大概猜到那是谁写的东西了,reese曾转告过她一模一样的语句,到底是什么时候划上去的呢,门前的地上留下的那行字。


紧接着shaw打开了房间的灯,从桌上的几本书里抽出了一张叠得皱巴巴的信纸,只有第一行写上了root这个字


第二天shaw起得比以往还早,为的是在她爸爸去伐木场前先借用他的卡车,当shaw把信投入信箱的以后她进入了另一个状态。


事情又变得开始有趣起来,直到十天后送信员捎来了他爸爸的账单,而不是root的回信。shaw在那之后又等了一个月,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填错了地址,于是她按着记忆又写了一封差不多的信,直到下个月送信员依旧只送来了他爸爸的账单。shaw开始觉得,自己的信对于root来说或许太晚了。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shaw终于决定将这一切抛之脑后,于是她收拾好了行李,和reese一起参了军。但不同的是,reese被编入了特种部队,而shaw在当了两年军医以后加入了海军陆战队。


在Root学会了如何黑入别人的电脑以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黑入那个小镇的警局,查看了所有有关shaw的资料,她甚至在念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志愿做了个护士,对她来说那些病房里躺着的遍体鳞伤的战士,仿佛都是shaw,或者是在丛林或冰天雪地里曾和shaw并肩作战过的某个人,root知道这看起来很傻,但她觉得这是唯一能让她感受到shaw的办法。


"我要把你抬起来,准备好了吗?" root说着俯身去扶那个全身捆满绷带的男人


"现在我要把这条腿搁过来,搭在椅子上"root说着又将男人转了个身 "感觉还好吧?" root温柔地问道


"是的"缠着绷带的男人勉强地吐出了两个字


"小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男人艰难地说着


"嗯?" root低头查看着病例


"我注意到你没有戴着戒指,我在想能不能约你出去?" 男人用低低的声音说道


"你说什么?" root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连头都转不了的男人,他的整个脸不是肿了就是破了皮


"约会"男人又说了一遍


root忍不住笑了,站起身来去整理桌上的药品


"在你拒绝我并离开之前,我想让你知道我舞跳得很好,而且我约你的意图,是很邪恶的" 男人穷追不舍地说道,紧接着咳了两声


root的嘴咧的更开了,"行了,大情圣,现在你先休息好,然后我们再讨论什么约会吧" root说着托着男人的身体将他放回床上。




半年后Root又回到了萨拉劳伦斯继续学习她的计算机。


"oh,看那边那个男人,他简直太完美了!" kitty拉着root的手激动地喊道,


"他在这干嘛呢?" Hanna也害羞地低声问道


"我觉得他在看着你,samantha" kitty兴奋地说道


root笑着和那个穿着军装倚在红色跑车上的男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低下头拉着兴奋的kitty和hanna走开


"oh,小姐——"男人叫着追了上来,root转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现在完全康复了,我们的约会怎么说?"男人笑着说道


kitty和hanna激动地叫了起来


"你说什么?我们认识吗?" root显得一头雾水


"噢,我忘了你还没看清过我的脸,我是Lon,那个你照料了十几天的全身缠着绷带的男人"






root自己都很惊讶,她居然这么快就和Lon Hammond相爱了。Hammond很帅,也很聪明,但root爱的是他从不油嘴滑舌,而总是直述心中所想的性格。Hammond来自南方富得流油的有钱人家,这让Lily和Greer无比地赞同他俩的交往。


Lon在和root交往了一年多以后就求婚了,然而刚工作了一年的root还不确定这是否就是她想要的。于是Lon年复一年地向root求婚,直到root 26岁生日那晚。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还没结婚吗?" Lon大声地对root说道,酒吧里的狂欢声几乎将他的声音掩盖


"为什么?" root大声地回应道


"因为你不想结婚让你的父母高兴,你觉得这样你与他们一生的斗争就失败了。" Lon自信地说着


"我觉得你高估了他们对你的喜爱" root笑着拿起了酒杯


"噢,我不这么认为" Lon抿着嘴,自信地挑了挑眉


"为什么?" root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因为我已经获得了他们的同意了" Lon说着,对上了root的眼睛


"然后还有一件事" Lon说着牵着root的手来到了舞台中央


"嫁给我,或者你可以拒绝并把我丢在这里留给他们取笑。" Lon跪在地上,捧着闪亮的钻戒。 酒吧的灯光迅速焦距在他们身上,周围的人都兴奋地尖叫起来,甚至有人起哄催root答应。或许是因为酒吧里火热的氛围,或许是因为Lon的勇敢,root答应了他的求婚,root说"yes"的时候是全心全意的,但当Lon激动地吻上她的嘴唇时,shaw的脸孔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开来。




Reese将汽车稳稳地停在了shaw的家门前,正坐在门前看着报纸的Lee激动地跑了过来


"Hi,Lee,好久不见,我把你的女儿带回来见你了" Reese说着给了Lee一个憨实的拥抱


"Hi,dad,glad to see u again" shaw跳下了车,双手懒洋洋地插在军裤的口袋上


Lee则激动地上前按着shaw的双肩 "你这野丫头,终于知道回来看你爸爸了!快转过身来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Lee说着转过了shaw的身体


"当然没有了,dad,别犯傻了,reese还在这呢"


"快进去,我给你们泡茶,噢,我还给你准备了份礼物,shaw" Lee说着开心地领着shaw和reese往屋里走


"我没有礼物吗?" reese调侃道


"你当然没有" shaw笑着回应道


"what's going on?你要给我看什么?" shaw疑惑地问道


"here" Lee递给了shaw一个信封,"我把房子卖了,这个月底就要交付了,有了这笔钱加上士兵补贴,你应该就能买得起了"


"买得起什么?" shaw一头雾水地看着Lee


"温莎种植园啊,你梦想中的房子。" Lee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噢,dad" shaw刚要开口


"别说话shaw,我都已经和银行谈过了,他们答应给你贷款" Lee快速地说道


"但是我不能让你把房子卖了啊" 


"well,已经卖了" Lee无所谓地说道,然后转身走进厨房去沏茶


"接受他的好意吧,shaw" reese笑着说道


"等等,你把房子卖了你住哪啊,dad?"shaw冲厨房喊道


"当然是和你一起住啊,你个笨蛋,总得有人帮你修整这套房子吧?" Lee回应着






车子再次在温莎种植园前停好,shaw看了一眼房子,但她只看见了一样东西——root。她当即决定实现她怀揣已久的梦想,她要从头开始重建这套老房子。


当shaw去查尔斯顿申请批准建造计划的时候,命运又一次地对她开了个玩笑。她无意向车窗外的一瞥让她看到了正与她乘着的车擦肩而过的root。


"停车!" shaw急忙从车后跑到车前 "停车,司机!" shaw对着司机大喊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不到车站不能停车" 司机严肃地回答道


shaw掏出腰后的枪对着地上就是一枪,吓得车上的乘客都尖叫起来


"你要么现在停车,要么我会往你的踩油门的脚上补上一枪" shaw冷冷地说道


"ok,ok,easy,miss" 司机急忙踩下刹车,打开了车门


shaw迅速地跑了下去,司机冲着shaw的背影大喊"你到底有什么病啊,小姐!"


shaw迅速地跑到刚刚root经过的那条街,四处观望着寻找root的身影,正当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在街边的商店里看见了正与Lon幸福地拥吻在一起的Root,shaw在橱窗外静静地站了好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移开视线。Root的发型变成了棕色的大波浪,比起长裙shaw发现她更喜欢Root现在的这身打扮,一件短款的黑色皮衣,以及紧贴着她修长的腿的牛仔裤,shaw感到可笑地摇了摇头,谁还会在意她的想法呢。




从那天以后,shaw每天都在修整着她的房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要把它建成root喜欢的那样子。她觉得她不在意root这个人,只是她的想法刚好博得了shaw的青睐罢了。


Lee在那一年的11月逝世了,所有人都从自己的所在地赶回来参加Lee的葬礼,finch帮忙筹划了整个葬礼,carter由于担心请了一个月的假呆在镇里陪shaw,reese则在葬礼结束三天后被部队紧急召回了。每个人都对shaw表示出了同情和关心,然而有的居民却在背后骂shaw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因为没有人见过她掉一滴眼泪,连陪着她睡觉的carter都没有。然而那些嚼舌根的人很快就被fusco以各种形式恐吓了一遍,但shaw根本不在意这些,她只知道,现在只剩她和那栋房子了。


shaw又开始专注于整修她的房子,两个月后她请来了摄影师为她和她的作品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连续喝了10天的酒,每天都烂醉如泥。她甚至郑重地考虑了一番,是不是该一把火把这栋房子给烧了,最后,她决定把房子挂牌出售。


"我准备出这个价"戴着帽子的商人向shaw递上了一张纸条,shaw甚至没有看那上边的价钱,就把商人扫地出门了。


对她房子感兴趣的人络绎不绝,然而shaw总是能找到不卖的理由。


"10万美元" 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老头看着她的老婆豪爽地开价道


"这比我要的多了" shaw冷冷地回答道


"是啊,这样的买卖上哪找去,赶紧签字吧"老头得意地说道


shaw拿起放在车上的猎枪,迅速地上了膛


老头急忙撒开腿朝他的老式敞篷车跑去,甚至都忘了带上他年轻貌美的妻子


"嘿,shaw,又吓跑一个客户啊" reese从车里探出头来开玩笑地说道,finch也从副驾驶座下来


"是啊,为了给我们留个聚餐的好地方" shaw笑着回应道,转身从车上拿了瓶啤酒扔给了reese


"你知道我可以帮你找到更好的买家的,shaw" finch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偶尔逗逗这些买家也挺有趣的" shaw笑着回答道




shaw每天早上都在屋子对面的小河上消磨时光,有时候她会在船上躺上一天。而到夜晚的时候,她就会去镇上的酒吧寻找刺激,但她从来不把一夜情的对象带回她的房子。除了,clare,一个留着棕色卷发的陪酒女郎。


"听说你明天要去城里?" clare边说边起身朝厨房走去


"我得去帮朋友做笔生意" shaw 躺在床上,一只手搭着自己的眼睛


"如果你喜欢,我们下星期可以去河里划船" clare倒了两杯酒


"没兴趣" shaw冷冷地回答道


"或者去兜兜风?" clare将酒递给了shaw


"no" shaw接过酒,直着身子坐了起来


"你想要什么,shaw?" clare看着喝着酒的shaw


"什么叫我想要什么?" shaw继续喝着酒


"从我这里,你想得到什么?" clare说着伸手将shaw的脸转向自己


"I don't do relationships" shaw一把拍掉了clare的手,把酒杯放到床头,转过身子背对着clare躺下。


clare在床上望着shaw的背坐了好一会儿,然后也躺了下来。






root在一群女人的注视下身着一袭洁白的婚纱从试衣间里出来


"戴面纱是不是太过了?" root疑惑地问道


"噢,你看上去漂亮极了!" hanna首先冲上去赞美道,紧接着其她女人也开始了她们的赞美


"你觉得Lon会喜欢这件吗?"root又问了一遍,这是她试过的第11套婚纱了,她实在有些精疲力竭


"噢,我相信他会喜欢的" Lily满意地回答道


"那就要这件吧" root很快便做下了这个决定,她希望能早日回到她的办公室里敲敲电脑。


"看,root,报纸上已经登上了有关你婚姻的讯期!" Kitty大声地喊道


"什么?让我瞧瞧" root从kitty手中接过报纸,把折起来的报纸摊了摊


"我们要在城里办一个最好的婚礼,当然得广而告之了。" Lily骄傲地说道


root的眼神不自觉地扫到了报纸右下角的那张售房启示,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了她的眼帘


"oh,boy" Lily也看见了那张照片,照片上的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身后则是一幢好看的白色房子


Root呆呆地站了好久,然后整个人倒向了地上




"咚咚——" "咚咚——"


root躺在浴缸里用脚趾开关着水阀,浴缸旁边的椅子上还放着那份报纸


root又最后扫了一眼那张照片,然后拿起了摆在酒杯旁边的手机,迅速地按下了Lon的号码


"怎么了,宝贝?" Lon的声音热情地响起


"我要离开你一阵子,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root简洁明了地说道


"ok,亲爱的,如果那是你想做的——"Lon停顿了一下 "我应该担心我们的婚礼吗?" 他紧接着问道


"不,你不用" 


"那我就放心了,你确定你没事吗?" Lon又问了问


"嗯" root淡淡地回答道


"那你就去吧,做你想做的事,结婚前有点紧张是正常的" Lon满意地回应道






"砰——"花盆清脆地破裂声传到了屋子里来


"shaw放下手中的削木机,拿起旁边的啤酒从谷仓里走了出来。


"我想你撞坏我的花盆了,女士" shaw冲着眼前的jeep喊道,阳光使她没能看清那个女人的脸。


"某人还没教我开过汽车呢" 甜甜的声音随着女人的出现飘了出来


"Did you miss me?" root一脸笑意地看着惊呆的shaw。






                      第四章






第五章:




散着暖光的壁炉里,木柴燃烧着发出"吱吱"的声响。两个赤裸的身体躺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好看的指尖轻轻地抚摸着shaw的发鬓,褐色的双眼里溢满了浓浓的情意。正在酣睡的人儿突然皱了皱眉头,修长的手指随即挠上了刚被碰过的肌肤,紧接着眉头一松,shaw的呼吸又渐渐变得沉重。root不禁笑了,红色被毯随着她侧起的身子滑落到腰间,她撩了撩垂散的棕色长发,紧接着温柔地吻上了shaw的耳根


"wake up,sameen",甜腻轻柔的嗓音飘进了shaw的耳朵里


"...umm......." 刚从睡梦中被唤醒的人儿发出了懒懒的低鸣,而几乎是同一秒,root笑着咬着嘴唇,露着后背的身体翻到了shaw的身上,垂下的几缕长发被她撩上耳间,饱含笑意的大眼睛显得炯炯有神


"想吃什么?",几乎宠溺的发问


"umm...pancakes..."


"okay..." 趴在上边的人儿一边回应一边印上一吻


"bacon......and some chicken"


"no steak?" 骨骼分明的手指撩拨着shaw的发额,而身下的人儿依旧享受地闭着双眼


shaw还没来得及回应,楼下便传来汽车的关门声。root好奇地歪了歪脑袋,而shaw终于舍得睁开了双眼




"砰砰——" clare敲了敲白色的大门,另一只手捧着的篮子里装满了食材,漂亮的脸上挂着按捺不住的兴奋。几秒钟后,挡在眼前的大门依旧没有打开,clare皱了皱眉头,以往的这个时间正是shaw出门划船的时候,而现在,她似乎没有从屋里听到任何的脚步声,门外那辆陌生的jeep也让她感到不安,她伸出手,房门又被敲响了两声,紧接着屋内传来了下楼的声响,clare又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白色的房门半开着,shaw一如既往地穿着黑色的背心,线条优美的手臂撑在了墙上,


"有什么事吗?",平静的声音就如她没有表情的脸一样


"还记得上次说的吗?今天的天气不错,我想我们可以去湖里划船",clare的眼神里依旧充满了期待,而shaw并没有将半掩的房门打开的意思


"我想我上次并没有答应?"


clare笑了笑,这早就不是shaw第一次让她难堪,shaw的固执率真正是她痴迷的地方,"那我给你做早餐?不过今天或许没有牛排......你该适当地多吃点蔬菜"


"我同意后者,sameen," 屋内飘来了甜甜的声音,root卷着红色的毛毯搭在了shaw的肩上,光裸的双脚露着黑色的指甲


莫名其妙的不安在clare见到root的那一瞬间消失了


[大眼睛,棕色长发,甚至连细挺的鼻梁也和自己有些相像]


"是她吗? root?"


站在门前的shaw皱了皱眉头,她从来没和任何人提过root的事情,就连reese和finch提起root也总是避重就轻......


"你怎么知道的?"


"hmm" 好看的眼睛里浮起几丝水汽,clare勉强地维持着笑脸,"你喊着这个名字,每次你喝醉了以后......起初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现在......" clare望向了搭在shaw肩上的那张脸,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装着食材的篮子被递到了shaw的胸前,clare冲root露出了一个微笑,"给她做早餐吧"




"你知道你可以说些什么" 


"这样很好",shaw望着渐渐开远的汽车,淡淡地说道






root几乎一天都没有穿上衣服,在shaw的酒后秘密在两人之间开诚布公以后,root每分每秒都想贴着shaw的身体。下午四点,躺在沙发上喘气的shaw终于提出了想吃牛排的要求,root才给她一小时去镇上买食材的时间。


[一小时......]


shaw一边坐在驾驶座上一边笑着摇了摇头,紧接着她发动了引擎,从窗外瞥见了裹着毯子的root的笑脸


[或许四十分钟吧]


车子在油门踩底的瞬间疾驰而去




root开始在这间房子里闲逛,脸上幸福的神情仿佛一个女主人在审视她的新房子。白色的墙漆,蓝色的百叶窗,围着房子的老式围廊.......一切都和她向shaw描述的那样,root的眼里突然闪烁起亮光,她拖着毯子迅速地爬到了楼上


轻快的步子在她来到一扇门前时变得缓慢,root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光线敞亮,一间装潢得朴素典雅的房间印入了她的眼帘


木桌上摆满了各种涂料瓶,画纸规整地叠在一起,透明的玻璃瓶里插着规格不一的画笔


root轻轻地抚摸着它们,而当她来到支着画板的窗前时,波光粼粼的湖面衬映着太阳的影子


二楼的围廊上,毯子落到了root的腰间,她坐在一片绿荫前,画笔勾勒着这片她想了许多年的土壤


楼下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root笑着咬了咬嘴唇,想着是不是她的sameen买了一大堆东西而腾不出手来开门


然而兴奋的大眼睛在root拉开门的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失神,lily看着她裹着毯子的身体,沉重的寂静弥漫在两人之间


良久以后,lily平静地开了口:"Lon正在来这里的路上,我想你爸爸把shaw的事情告诉他了,所以当他昨晚打电话给你又找不到你的时候,他就决定过来了"


"噢,这太棒了" root笑着抿了抿嘴,"你,我,shaw和Lon,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lily转过了身子,想要放松地深吸了一口气


"那些信是怎么回事?" root诘问道,"shaw是不是真的给我寄过两封信?"


"是的"


lily转了个身,表情无奈地回应着


"good," root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你就这样望着我整夜以泪洗面,却什么都不说"


"我很抱歉,samantha" lily低下了脑袋,"很抱歉我偷了你的信,但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root冷笑了一声,"为什么我要和你去?"


"因为我不想你每天醒来就会抱怨,如果你当初知道了这一切的结局,你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蓝色的敞篷汽车停在了一堆黄土后边,lily久久地凝望着正往水泥机里送着沙子的男人


"看见那个拿铲子的人了吗?"  lily露出了一个微笑,"这或许很难相信,但几十年前,他对我就像是整个世界"


lily的声音里有些哽咽,她又别过了脑袋继续望向远方的那个人儿


"但你祖父根本不可能同意我们的事情,于是我们逃跑了,可还没等我们跑到邻村,呵呵,警察就把我们抓住了"


root忍不住笑了笑,lily深吸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知道吗,每次我经过这,我就会停下来看看他,尝试着想象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分开"


几颗眼泪从lily的眼睛里滑落,"你必须知道我爱你的父亲,我爱他,他是个完美的男人,而我配不上他" ,lily几乎失声地说着,root把她搂进了怀里






车子在别墅前停稳,shaw从门前的吊椅上站了起来




"为什么回来?" shaw问着,而对面是摇晃着信纸,一路得意地朝她走来的root




"有人说想念我和她一起吃冰淇淋的—— "




shaw大概没有想到,车里的lily竟然会对她的这个做法露出微笑。






FIN

评论

热度(147)

  1. insulin_resistance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
  2. Ago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
  3. Ago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
  4. Genius_Sherry婷婷婷停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的一篇儿